• 党员干部能不能抢微信群红包?心里要有条“红线” 2019-04-18
  • 纳兰性德:谁道破愁须仗酒纳兰 之人 2019-04-11
  • 南方都市报:中考结束遇上父亲节,考场外这一幕瞬间萌翻你,心都化了! 2019-04-10
  • 报道新闻记录历史 70载人民日报见证中国发展大事 2019-04-10
  • 数说版 “获得感”是种什么感?数数民生“大红包”! 2019-04-04
  • [大红包]——有神论者是客观唯心主义派别的三种世界观。无神论者是主观唯心主义、客观唯物主义和主观唯物主义三个派别的九种世界观!!!! 2019-04-03
  • 回复@海之宁:你还好意思提逻辑? 2019-04-03
  • 中建一局建设世界最大规模窑址迁移保护工程 2019-03-30
  • 21岁CEO为留学生做“安保” 2019-03-23
  • 《今天我学习》第一集:如何理解党的十九大的鲜明主题 2019-03-23
  • 中方坚决捍卫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 2019-03-22
  • 给员工放“世界杯假”,靠谱吗? 2019-03-19
  • 尊重劳动应从改善劳动条件开始 2019-03-19
  • 网购生鲜食材,冰袋如何处理成难题 2019-01-31
  • 清明假期山西旅游综合收入37.96亿 接待游客807.22万人次 2019-01-09
  • 河北快3开奖 > 都市言情 > 重生之苍莽人生 >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撩拨?
        机场这边的人倒是想要离开,但是左右全部的都被堵住了!动弹不得!金这个时候也是缓缓的走了过来!看着他手里面拎着的盒子,貌似有点沉!一时之间还真的就很难判断,里面是不是装了其他的东西?很难说的清楚!

        “我想自己就不需要去做什么自我介绍了!大家都很是熟悉了!称呼我金就可以了!”看了一眼车里面的情况,金打了一个指响,“一起喝杯咖啡?费雷迪?平常的时候恐怕没有这样的机会,今天的天气还算是不错!”

        坐在后座的费雷迪看着金,很显然现在这个时候自己要是不下车的话,恐怕不会有太多的好果子吃,左右全部都已经被堵住了!金率先的向机库的方向走去,距离并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遥远!弗雷迪示意了一眼,随即也是下车!

        金一直都没有要放下来手里面东西的意思,不过走到机库门口的时候,金并没有立刻要进入机库的意思,也就是在门口这边就停了下来,看着后面跟着上面的四个人!也是驻足自己的脚步!“今天好像有点辛苦!弗雷迪!”

        “我的名号有这么的响亮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一点都不响亮,如果不是了解到些许的情况,还真的就不会注意到,不过总归是有着相当影响的人!”金拉了一下椅子,率先的就坐了下来,同时把手里面的盒子给放置到了桌面之上,但是依旧没有要打开的意思!

    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你都算是里面的高级人员了!现在这个时候亲自的跑出来,还真的就是让人受宠若惊,我这里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所谓的尊重?”金很是故意的说到!

        “金主管,把我们请过来,摆的阵势好像有些不够?”

        桌面上的东西呢?除却盒子之外,还有几杯咖啡,金示意了一番,很是随意的拿起来了一杯,“费雷迪,有没有兴趣换一份工作?”好了一口咖啡,味道太过于的一般,金也是放置了下来,略显嫌弃!随即也是打开着自己一直提着的盒子!

        里面的东西并不是很多,但是看得却让人有那么一些刺眼,一小袋的砖石,“现在的情况我想你也应该清楚,先生对于你们并没有太多的兴趣,把你们给敲死了又能够怎么样?费雷迪,你并不是一个人,带着大家一起往火坑里面挑,这个好像有些不妥当!不是吗?”

        “金主管,你这个招募很是残暴,但是略显有那么一些无趣!”

        “谁都知道,你们的存在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!先生对于你们的小动作没有放在心上面,虽然你们略显有些过格!但是现在都已经要成为炮灰了!还真的就是略显浪费!”

        “金主管,当狗就那么的好?”费雷迪很是不屑!

        “当狗?”金摇摇头,“我觉得你个人的想法有相当的问题,甚至表现出来相当的极端,我明白你的说话有着相当的贬义!可以理解,毕竟站着的位置是不一样的,你怎么说都可以,我也没有要强行更改的意思!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!”

        弗雷迪是想要激怒金的,但是很显然金并不吃这一套!

        “如果就用这个想要收买我,金主管,你找错人了!”

        “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情况,好吧!我给你说一下眼下的局势,你们已经被出卖了!究竟是谁出卖的你们,我想下面的诸人不清楚,但是你弗雷迪敢说不清楚吗?你们背后的势力出卖了你们,从你们被暴露了之后,你们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价值!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价值是一回事情,但是出卖又是另外一回事情!金主管,你这样的浪费口舌是没有任何的意义!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还有事情!”

        “背叛?这个词听起来为什么那么的熟悉呢?弗雷迪,也许你能够保住自己的小命,毕竟你的出身不一样,所以你心里面可以笃定,上面是不会拿你开刀的!但是下面的人呢?他们就活该,就因为你的决定,他们就必须要死?就一定要家破人亡!虽然一将功成万骨枯,但是这么的去做,是不是有点不太合乎示意?”

        “金主管,你就这么的有自信?”

        “不是自信还是不自信的问题,既然大家能够坐在一起,已经说明相当的问题了!也许现在你背后的势力已经得到了通报,所以现在就需要面临一个选择!不是说怎么安置你们的问题,而是究竟要如何的来处置你们的问题!为了他们所谓的利益,处决掉你们,其实是非?;愕囊患虑?!不是吗?”

        弗雷迪并没有回头看的意思,但是自己可以感觉的出来,自己背后的三个人,现在的气息明显出现了相当的问题!这个跟面前的钻石是没有太多关系的!

        “金主管,让你留在这个位置上面,有些屈才了!你应该去当新闻发言人的!”

        “直说了吧!你弗雷迪有的选择,但是其他人有选择吗?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选择,甚至于现在有人应该已经考虑灭口了!如果先生想要动你们的话,根本就不需要假借人手,因为你们已经被送到了先生的餐盘当中!不过先生愿意给大家一个机会!”

        “金,你是故意的!”弗雷迪的脸色异常的难看!

        “故意的?”金哼了一声,“为什么这么的说?先生去俄罗斯的事情,有人透露给了英国!那又怎么样?现在这个时候英国会找先生的麻烦吗?就算是这个消息传递了过去,英国方面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,所以这个玩笑才是真正的可笑呀!”

        弗雷迪的脸色也是大变,“金主管,说话的时候不能够信口开河!”

        “看来连你自己都知道这个骗不了你自己了!”金也是狞笑的看着后面的三个人,“看到没有?你们的这位头头呀!现在都已经感觉到了!这些根本就是谎言,气球在一瞬间就要爆炸了!”说话的时候,金还刻意的比划了一个手势!

        两只手慢慢的张开,张开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嘴里面也是哄的一声!还别说,真的就是非常的现象,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多少有那么一些让人憎恨!

        “金主管,不管是因为什么?我们都不会背叛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无所谓的!”金的回答也是让人出乎预料!既然都已经是招募了!还能够这么的说吗?是不是有那么一些背道而驰?“你们愿意还是不愿意的,是你们自己的事情,跟我又没有任何的关系!我不是你们的上司,又不是你们的父母,没有任何要强迫的意思!”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拽了一个小雪茄出来,金就这么的叼在了嘴边的位置,“诸位,还有什么遗言要说的吗?我指的是后面的三位,也许在回去的路上面,你们就会遭受相当的袭击,当然我会做一个见证,我可用先生的名誉来保证,我绝对不会动手!”

        “就算是牺牲,我们也不会背叛!”

        “你所谓的背叛呢?指的是不会背叛谁?”金很是不屑的看着弗雷迪,“你可能不会死,顶多就是挨上两枪,然后你的老上司,或者是背后的人会接见一下你,告诉你,这是必要的牺牲,你的抗争和反抗是没有任何用处的!因为他会告诉你,好好的照顾这些人的遗孀!没错,你的理解是没有错的,这就是威胁!哪怕当时的时候我也在场,他也会这么的说!”

        拍了两下手掌,金也是态度一变,“我来呢?就是告诉你们实际的情况,其实你们死的干净一点,也是挺好的一件事情,用先生的话来说,三只腿的蛤蟆不太好找,但是两条腿的人,有的是,你们死了的话,不会有任何的影响,就好像风吹过一样!”

        “金主管,你就这么的有自信?!”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没有自信?你们以为你们的资料是怎么暴露出来的,是真的扛不住压力了吗?可能有这个方面些许的原因,但这个绝对不是最为主要的!因为你们的价值没有多少了!这个才是最为关键的所在!既然没有价值了!怎么办?如果真的当废物处理掉,貌似不太妥当,因为你们剩下来的这帮家伙,都有些许的根基!如此的情况之下,自己处理不掉,那么就让其他人来处理了!比如说先生!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!”

        金很好的阐述了一切,让后面的三个人也是听的心慌慌!综合的来看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,好像真的就是这样!下面的人都已经被调走了!但是他们这些人却没有任何的动作,而交代给他们的事情,实在是有那么一些粗糙和生硬!

        现在金这么的一说,没有原地爆炸,都已经是他们的素质比较的良好,但是他们也都是混迹在行当里面的老油条了!怎么可能对于其中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?

        “你们不用去看弗雷迪了!他背后有人,虽然将来的时候没有办法从事这个方面的工作了!但还是有着诸多的工作以便于他去挑选,升职加薪,错了,升职才是最为重要的,加薪对于他个人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!至于照顾你们的遗孀吗?这一点前两年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,但是两年过后,就没有太多的办法了!”

        玩味的一笑,金也是不嫌弃口舌干燥,“知道为什么吗?因为没有多余的资金浪费呀!本来你们的身份就是特殊性质的,先前为了稳住弗雷迪,没有太多的问题,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,谁还保证你们这样的事情!你们难不成还能够从地狱蹦回来?”

        “还有我可以肯定的说,弗雷迪现在是抗拒的,但是你们死了之后呢?他就会接受!现在做一做样子罢了!这个绝对不是信口开河!”

        站在弗雷迪后面的三个人,现在气息已经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平稳了!

        “还有呀!你们不用想着什么所谓的名誉了!根本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死了也就死了!顶多给你们一些所谓的赔偿,但是这个赔偿吗?可能还不够背后大人物一顿饭的!你们就是被利用的对象,说穿了就是这么的简单,会不会觉得我说的有些太残忍?”

        “金主管!你就这么的确定?”

        还没有等金说话,桌面上的手机率先的响了起来,而费雷迪则是牛头看了一眼背后说话的人!但也就是看了一眼,并没有其他的动作,金摁了一下耳机!

        “我是金!嗯...,我知道了!”

        过了一会,通话完毕,金则是用比较可惜的目光看向了面前的四个人,“弗雷迪,很抱歉的说一声,你们的人已经死了两个人了!都是车祸,看来他们的反应也是很快的!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弗雷迪暴怒而起!

        “你没有得到消息,并不代表着我也同样的得不到消息,确切的说呢?就是不想背这个黑锅,因为实在是没有这个必要,是不是?好了!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在其中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,现在说抱歉,是不是有点晚?”

        “金主管!”

        听着后面的人说话,弗雷迪也是猛然的牛头,“麦克纳,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头!我死不足惜,我只需要你保证一句,能够保证家属的安全,同时保证他们的生活!我只有这么一个要求!”站出来一步的人一脸严肃的看着弗雷迪,“自从来到了这里,我就没有把自己的小命当做一回事情,但是我不能够让我的女儿连上学都上不起!”

        弗雷迪深深的看了一眼,眼睛里面流露出来无奈、可惜,甚至是有相当的悲痛,这个话自己敢说吗?自己根本就不敢说,因为自己的工资也就只有那么多,而且自己要面对的不是一个人,而是整个团队的所有人!

        “我会努力!”

        “头,努力这一点我们都相信,可问题是我们需要的是保证,哪怕我们出去了之后,立刻就会倒下来,也没有什么后悔的,我们对于钱都没有任何的概念,让我们当炮灰也是无所谓的,既然走入到了这个行当之中,就需要牺牲,我们只是希望能够牺牲的有价值一些!”

        说完了话,也没有任何的犹豫,就把腋下的枪给拽了出来,倒是金冲着安保微微的摆了一下自己的手,就坐在椅子上面看着,因为自己多少已经猜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!

        麦克纳打开了保险,然后用枪口对转了自己的下巴!“头,我希望你能够说一句,你能够做到!还是那句话,我并不害怕死亡!也没有期望自己死的有价值一些!”

        弗雷迪沉默了,不过这个沉默并没有太长的时间,金的电话又一次的响了起来,听着电话里面的声音,金并没有说太多的话,也就是嗯了几声!“我知道了,死了几个不重要,保持监视就好!那边是不会对我们动手的!”

        重新的看着了面前的弗雷迪,“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,又死了两个,其中一个跳楼,听说是破产了!所以喝酒之后跳楼了!是你的副手之一,还有一个不小心从楼梯上面摔了下来,折断了自己的脖子,略显有那么一些凄惨!说起来,你们的运气还算是不错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头!看来我们没有选择了!”

        不过这个话刚刚的说完,站在后面的一位带着眼镜的人也是悄然的拔出来自己的枪,直接的就顶在了麦克纳的后脑上面,“抱歉!”弗雷迪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话刚刚的到了嘴边,面前就是一团血雾!整个脑袋都已经爆掉了!

        金微微皱起来自己的眉头,掏出来手绢擦拭了几下,但是血?;褂邪谆ɑǖ哪越拐娴木筒惶们宄?!“我说,下手是不是有点太狠了?!你杀了人倒是无所谓的事情,但是拜托,不要弄得这么血性好不好?”

        “冷静一下!”弗雷迪也是喊了一句,看着已经倒在地上面的麦克纳,眼神里面也都是哀叹!不应该是这样的,事情到了现在已经不可控了!就算是不动手,麦克纳真的会背叛吗?他都已经把枪顶在自己的下巴上面了!

        “冷静一下?”金哼了一下,“弗雷迪,你还没有看清楚其中的情况?还是说真的想要让你身边的人都死绝了!这样才更为舒坦一下,这位呀!已经被买通了!这么简单的事情,你怎么会看不明白?当然了!你可能就是故意的装作不明白!”

        翘起来自己的二郎腿,看着旁边那位已经有那么一些哆嗦的中年人,“这位?怎么说?你要是想要留下来,我保下来你的小命没有任何的问题,他不敢开枪的,我当然希望你能够勇敢一点!但是这个事情并不是我能够决定的!所以见谅!”

        “金!”弗雷迪怒喝了一声!

        “干嘛这么的愤怒,这个是常情好不好?真的就是因为我的挑拨?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,不要傻了!事情从来都不会是这样的!问题是你做什么样子的选择?我从来都不觉得你是一个犹豫的人,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很显然,这些人基本上要死的差不多了!”
  • 党员干部能不能抢微信群红包?心里要有条“红线” 2019-04-18
  • 纳兰性德:谁道破愁须仗酒纳兰 之人 2019-04-11
  • 南方都市报:中考结束遇上父亲节,考场外这一幕瞬间萌翻你,心都化了! 2019-04-10
  • 报道新闻记录历史 70载人民日报见证中国发展大事 2019-04-10
  • 数说版 “获得感”是种什么感?数数民生“大红包”! 2019-04-04
  • [大红包]——有神论者是客观唯心主义派别的三种世界观。无神论者是主观唯心主义、客观唯物主义和主观唯物主义三个派别的九种世界观!!!! 2019-04-03
  • 回复@海之宁:你还好意思提逻辑? 2019-04-03
  • 中建一局建设世界最大规模窑址迁移保护工程 2019-03-30
  • 21岁CEO为留学生做“安保” 2019-03-23
  • 《今天我学习》第一集:如何理解党的十九大的鲜明主题 2019-03-23
  • 中方坚决捍卫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 2019-03-22
  • 给员工放“世界杯假”,靠谱吗? 2019-03-19
  • 尊重劳动应从改善劳动条件开始 2019-03-19
  • 网购生鲜食材,冰袋如何处理成难题 2019-01-31
  • 清明假期山西旅游综合收入37.96亿 接待游客807.22万人次 2019-01-09